字號:

戰“疫”一線:和死神賽跑的“老運動員”

戰“疫”一線:和死神賽跑的“老運動員”

2020年02月16日 16:15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戰“疫”一線:和死神賽跑的“老運動員”
    圖為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重癥醫學科(ICU)科主任錢克儉。 王祺 攝

  (抗擊新冠肺炎)戰“疫”一線:和死神賽跑的“老運動員”

  中新網南昌2月16日電 題:戰“疫”一線:和死神賽跑的“老運動員”

  楊永超 記者 劉占昆

  “就算沒有這場戰‘疫’,我這里依舊是全院最危險的地方,這里每天都會上演‘生死時速’,我的工作就是從‘死神’的手里搶人。”錢克儉說道。

  說起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重癥醫學科(ICU)科主任錢克儉,大家對他的第一印象都是話不多但沉穩可靠。錢克儉在臨床工作37年,同時也是一名有著26年黨齡的黨員。每當出現緊急情況,他永遠是屬于沖在最前面那群人之一。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至今,他已堅守在醫院隔離病房ICU長達24天。

重癥醫學科的隔離區外,科室主任錢克儉和醫護人員,準備進入隔離病區。 王祺 攝
重癥醫學科的隔離區外,科室主任錢克儉和醫護人員,準備進入隔離病區。 王祺 攝

  “抗擊疫情,我責無旁貸”

  “當新型冠狀病毒剛在武漢被發現的時候,我就做好上一線的準備了。”很快,還在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東湖院區查房的錢克儉就接到了院長張偉打來的電話,要求他到象湖院區組建隔離病房ICU。

  疫情就是命令,沖在前面就是責任。錢克儉來不及多想,匆匆把手頭上的工作做了交接,立馬趕往象湖院區。“這種趕場救火的事情,我經歷過很多次,我的手機一直都是24小時開機,保證能夠隨叫隨到。”錢克儉說,因為重癥醫學科的職責,注定了遇到突發事件成為先鋒部隊。

  1月23日,南昌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作為省級定點救治醫院,全省各地新冠肺炎的危重癥患者,不斷向象湖院區轉運。這對剛開設的隔離病房ICU,無論硬件還是軟件上,都是個不小的考驗,而“堅決杜絕發生院內感染”的命令讓錢克儉更是不敢有絲毫懈怠,嚴防死守。

  家有百口,主事一人。錢克儉就是這個”ICU大家庭“的家長。“你們不用擔心,放手去做,有什么不會的就問我。”錢克儉總是給自己科室的醫生帶來信心與力量,他希望大家不要有太多的心理負擔,輕裝上陣。

  “的確,大家也都很給力,以迎接‘大考’的精神狀態,投入到這場戰斗。”當談起自己科室的醫生和護士,錢克儉充滿了認可與自豪。

圖為錢克儉與同事正在積極治療患者。 江榕 攝
圖為錢克儉與同事正在積極治療患者。 江榕 攝

  “細節決定成敗,做個有心人”

  “重癥醫學科治療的病人往往合并多重感染、昏迷、多器官功能衰竭等癥狀。在這里,首先要做的就是給病人生命支持,維持臟器功能,幫助其度過這一危險時期。”

  談到自己的專業內容,平時話不多的錢克儉對這些了然于胸。他說,“隔離病房ICU的病人,多數都有基礎病。本身就脆弱的免疫系統,面對傳染性強、致病性高的病毒,更是風雨飄搖。”

  在臨床上摸爬滾打37年,不僅煅就了錢克儉精湛的醫術,更是將精益求精、注意細節的工作作風刻進了骨髓。

  在隔離病房ICU有名新冠肺炎患者,從外地轉診轉過來已經一個星期了,一直在呼吸機的幫助下維持生命,每天靠著免疫球蛋白、腸內營養乳等藥物維持著身體機能。

  “今天他的血壓有些波動,伴有心率不齊,血氧飽和度也不正常……”隔離病房里,經管醫生向錢克儉匯報病人的每日病情。錢克儉叫來值班醫生,管床護士,詳細了解醫囑以及執行醫囑情況后,決定將其中一項醫囑在執行時間上做細微調整。果不其然,病人的各項指標很快恢復了正常。

  原來,人體的血壓波動存在個體化差異,臨床講究個體化治療,一人一策,醫生需要時刻關注病情的細微變化,及時作出調整。因此,錢克儉對身邊年輕醫生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細節決定成敗,做個有心人,把握好每一個細節。”

  “共產黨員就是要打頭陣”

  2月5日,隔離病房ICU黨支部成立,臨危受命的錢克儉此時又多了一重身份——隔離病房ICU黨支部書記,他主持召開了第一次支委會。

  “我們是建立在抗疫一線的黨支部,要把黨的政治優勢、組織優勢、制度優勢轉化為同疾病做斗爭的優勢。大家回去要充分發動黨員要在工作中發揮模范作用,爭做先進典型,團結一致將斗爭進行到底。”錢克儉在支委會上向支部全體黨員發出號召。

  黨員就是一面旗,哪里有戰斗,哪里旗幟就能高高飄揚。每年春節前后,都是重癥醫學科在一年內最忙碌的時候,這次碰到疫情就更是如此。當問起錢克儉這么久沒回家時,錢克儉說道,“全國黨員都在抗疫一線,作為一名黨員,就要有黨員責任和擔當。”

  最讓錢克儉感動的是,這幾天,收到來自一線醫護人員遞交的入黨申請書。“一百年前,我們的革命前輩舍小家為大家,保家衛國。今天我們站在這,也是為了全國人民的健康而戰斗,雖然我們的支部是臨時的,但是大家的心卻是一如既往。”錢克儉感嘆到。

  在許多人眼中,錢克儉看起來似乎沒有那么靈活,穿脫防護服需要有人協助。有心的同事發現,錢克儉每天的微信運動步數都在18000步以上,超過了很多年輕的小伙子。整個隔離病房ICU長度前后不到一百米,一萬八千步足夠在病房里走上百個來回了。

  凌晨3點,剛從污染區出來的錢克儉拿了一份飯放進微波爐熱了起來。在負壓隔離病房里,里外幾層的厚厚口罩總是會讓人感覺快要窒息,更何況還要在里面開展工作。

  “身體還行,比起以前是差多了,不過我還可以干得動。”錢克儉拿了把凳子緩緩坐下。(完)

【編輯:黃鈺涵】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时时彩后一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