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11歲白血病患兒樂觀接受治療 期待康復后長大當兵

11歲白血病患兒樂觀接受治療 期待康復后長大當兵

2019年10月25日 14:00 來源:廣州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白血病患兒一家對抗病魔

  11歲小峰樂觀接受治療 期待康復后長大當兵

小峰(化名)和媽媽

  十月的廣州,天氣開始轉涼了,這是南方最適合出游的時節。

  街頭的小孩們說,他們最喜歡去海珠廣場,那里的玩具城和玩具批發市場里,總是擺放著各種形形色色的玩具。臨近特殊節日,那里還會早早地變換花樣。

  但對于另外一群孩子來說,外出游玩卻是一件格外奢侈的事情。距離批發市場約一公里的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里,有幾十名白血病患兒,他們的年齡從三四歲到十五六歲不等。患有白血病的他們,大多數時候是被關在無菌病房里,父母們不太敢讓孩子外出,因為即便是路人的一個噴嚏,都可能會讓孩子發生感染。病房里的小孩幾乎人手一臺iPad,這是他們與外界溝通的唯一渠道。

小峰在醫院里治療。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程依倫

  10月13日世界保健日當天,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第29樓,正悄悄地舉行著一場溫馨的活動。氣球、小旗環繞著一群光著小腦袋、穿著病號服的小家伙們。這是他們難得的一次“出行”,因為在活動結束后,他們將坐著公益巴士去碼頭乘坐加菲貓主題游船。那一天,是小峰(化名)生病以來難得開心的一天。

  小峰今年11歲,小學六年級的他,原本應該與其他同齡小男孩一樣正常讀書玩鬧,去年“五一”卻不幸查出白血病,至此便開始了他漫長的治療之路。未知的治療結果、無底洞般的醫藥費,和蓋到一半被放棄的房子……讓這一家人搖搖欲墜。

  最好的時光

  閑下來的時候,小峰媽媽還是會思考,為什么孩子會得這種病。

  小峰得的是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這種病的發病機制尚未完全清楚,她努力將曾經住過的出租房和小峰的學校都回顧了一遍,依然找不出緣由。找不到原因的時候,她就把問題歸結到自己身上。她生小峰時,屬于足月多過了十幾天,不管她怎么又蹦又跳,孩子卻一直不出來。最終,醫生建議剖腹產,“不知道是不是剖腹產的原因,小峰的身體就一直不好。剛出生時黃疸、肚子漲風,在醫院里待了好久才出院……”她喃喃地說。最后思來想去,心里涌出的還是對孩子的愧疚。

  小峰的父母都在廣州南沙打工。在小峰一歲零兩個月時,夫妻倆便從老家廣西貴港來到了南沙,小峰是在爺爺奶奶的拉扯下長大的。夫妻倆回家的時間并不多,在小峰7歲前,夫妻倆只能過年期間回家。家里的平房只有一層,老老舊舊的,在南沙打工的日子里,夫妻倆商量最多的,除了孩子,便是房子。

  小峰二年級時,夫妻倆決定將孩子帶在身邊,一邊照顧一邊工作。“在廣州打工幾年后回家,把家里的房子蓋起來,和孩子回老家過平淡日子。”成為夫妻倆最大的心愿。小峰爸爸當快遞員,媽媽則在餐廳打工,每個周六日,小峰便特別喜歡往媽媽工作的餐廳里跑,幫媽媽整理汽水瓶,收拾垃圾,希望媽媽早點下班,母子倆再一起回家。直到2018年5月1日之前,那都是小峰一家人度過的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家里的房子也慢慢地建了起來。有時候,聽著爺爺奶奶打來的電話,說房子蓋到第二樓了,夫妻倆在廣州聽到了便格外有工作動力,商量著爺爺奶奶的老房子漏水,一樓要給爺爺奶奶住;二樓給一家三口住;樓頂曬稻谷……一切似乎都在慢慢好起來。

  突然發病

  疾病是突然找上門的。2018年的五一勞動節當天,早餐時,原本一家三口興致勃勃地計劃著這個小長假該如何度過,但在吃過午飯后,小峰卻突然說“好累”,嚷嚷著想休息,“看到床就想躺,看到板凳就想坐”,隨即又開始發燒,臉色愈發蒼白。

  狀況持續了一天,次日上午,見兒子狀態不對勁,小峰媽媽趕緊將兒子送去就近的番禺一家醫院,但醫院床位緊缺,沒辦法辦理立即住院。小峰媽媽帶著兒子四處找醫院,眼看著小峰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直到晚上八點,小峰才得以住院。原本以為貧血,但醫生看完檢查結果后卻告訴小峰媽媽可能是“血液病”,他們這里沒有治療條件,建議小峰媽媽轉去廣州市區大醫院。“當時就有直覺,感覺很糟糕。”小峰媽媽說,她在網上百度了半天相關病兆,心里越發不安。

  5月4日,等他們輾轉到達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做完檢查后,病理檢測結果卻比她預想的還要糟糕——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小峰媽媽不太能接受這個結果,一個前幾天還健健康康的孩子,怎么可能突然就得了白血病呢?她陷入絕望,一邊捏著手里的2000元,一邊哭著給丈夫打電話。

  隨后,夫妻倆開始籌錢、借款、帶兒子上藥、化療……“感覺像是被推著走一樣。”說起兒子剛剛生病的那個時期,小峰媽媽依然會難以自持地哽咽:“那段時間我三天沒有吃飯,見到兒子就忍不住想哭。他知道自己生病了,就鼓勵我說‘媽媽,你不吃飽飯怎么有力氣照顧我呢’。我太害怕他突然離我而去了。”

  “等我好了”

  小峰媽媽依然記得小峰幼時一些調皮的事情。作為家里的獨生子,從小跟在爺爺奶奶身邊的他,是被寵大的。二年級時,剛來到廣州的小峰,還是很調皮,跟個小猴子一樣,總是上躥下跳,學習不努力,時不時還惹父母生氣。但現在對于小峰來說,成長卻是一瞬間的事。

  起初,他不知道白血病是什么,只知道得了白血病,就會“化療、掉頭發、吐、沒胃口”,他懵懂地等待著這些過程的一一來臨,“不過媽媽說了,等治好了之后就會長頭發了”,他摸著光禿禿的腦袋說。

  小峰的性格還是很活潑。在醫院,像他這樣的白血病患兒不少,家屬與患兒之間交流相處久了,便像一起互相取暖的親人一樣。小峰的年紀比較大,在患兒中頗有點大哥哥的感覺。急性白血病需要經常做穿刺,嘗試過幾次打麻藥穿刺,每次麻藥的勁兒都很久之后才消退。小峰索性主動跟醫生要求不打麻醉,也可以給家里省一點兒醫藥費。10厘米長的針插入腰部骨髓,一次穿刺幾十分鐘,每次小峰都會疼得滿身大汗,渾身發抖。“他真的很勇敢。”認識小峰的志愿者說。

  小峰卻笑著,他說自己有分散注意力的辦法,每次做穿刺的時候,只要看看抖音、快手之類的視頻,身體就會沒那么痛了。

  不在醫院的時候,小峰多是待在家里。父母需要每天上班,小峰便一個人在家里乖乖等父母回來。由于需要注意飲食衛生,每天早上,小峰媽媽便會做好飯放在餐桌上,等到中午十二點,小峰肚子餓了,他便自己將飯菜熱好。

  但是感染依然偶爾會發生。比如吃了一些不干凈的食物;或者有時小峰出門走走,但若在人流量較大的地方,碰到感冒咳嗽的人,便會不小心感染:發燒、拉肚子、頭暈……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生過四五次了,每一次感染,夫妻倆都提心吊膽。次數多了,小峰也就知道自己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相比媽媽的心疼與不甘,小峰對于患病一事似乎接受度更高。在醫院里,有一些已經康復出院的小哥哥,小峰覺得自己也一定能好起來,看到抖音上的一些吃播視頻大快朵頤,他會饞著說:“等我好了再吃。”看到一些風景漂亮的地方,他也會說:“等我好了再和爸爸媽媽一起去。”

  記者問小峰:“想要快點長大嗎?”他一個勁地搖頭:“不想長大,但是想病快點好起來。”小峰媽媽有些難過地告訴記者,“他不想長大是因為害怕復發。”但是另一方面,小峰也想等自己長大后去當兵,穿上軍裝。“覺得兵哥哥們很帥氣,還能保衛祖國。我想保衛祖國,就像保衛爸爸媽媽一樣。我一定要好好努力。”

【編輯:劉歡】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时时彩后一选号技巧